将军孤坟无人问,戏子家事天下知。

被小鸡舞洗脑了,完全进不到兄弟互虐的场景里T^T

+

[双关]兄弟 之 冷枪3


绝对是肉了,被屏了T^T

+

[双关]兄弟 之 冷枪2

废话两句:以为今天能写到肉……真是错估了自己……

进了腊月门,过年的气氛就越来越浓了,甭管钱少钱多,人们走在街上都带着喜气,花钱也大方,大包小包拎着年礼,天气再寒空气里也仿佛自带了暖意。

夜深了,关宏宇还在街上游荡,脚步虚浮,没魂儿似的。倒腾光盘那些违法所得都没收了,兜里又只剩下点儿零钱。跟这会儿比起来,刚回津港时的穷那都得算小康。家里盼了大半年的幼子,指日可待的大好前程,或许……还有关宏峰。没钱又算得了什么呢?悔意铺天盖地地漫上来,心口涨得发疼。回想起关了没几天见队长的那一面,他脸上蓄满关宏峰式的严肃,开除信不过是薄薄的一张纸,扔在脸上却比外面的寒风还疼。这些天,他偶尔想起爸妈脸上的失望...

+

[双关]兄弟 之 冷枪1

私设:周巡告白里的时间线把我搞糊涂了,所以自己来了一个………… 

零一年冬月,天特别冷,雪断断续续下了一周,一直没化,堆在墙角路边生了根,寒气捂在雾里,往人骨头缝里钻。 

关宏峰从市局里下到地区队还没一年,破案率就在全市遥遥领先,带出来几个好苗子不说,就连顺手回收的周巡都收敛了混不吝的脾气,死心塌地为人民服务了。临近年底,天又冷,各支队都没啥大案子,除了值班留守的,一律下放到辖区派出所配合开展严打。

 周巡终于穿回了自个儿的皮夹克,一边哆嗦一边对着警容镜撩那几根好不容易留下的小卷毛,一转眼就看见关宏峰也下楼了,照例裹着呢大衣。 

他一脸嫌弃,“老...

+

有人不懂,我们是如何看着他和他的小球比赛长大的,眼见一个人从台前走到场边,从不怎么帅气的青年变成年届不惑的胖大叔。

+

#北京电影学院性侵#

偶然看到豆瓣微博上的热搜,很愤怒。为人师表,教书育人。教师队伍里出现老鼠屎已属不该,被学生捅出学校不深刻反醒严肃处理竟然还反咬学生?!

莫欺少年穷。

+

如果你是庄恕,你会怎么选?

做手术?

不做手术?

+

今天份的眼泪收集完毕

+

身为大摩羯,始终站实事求是。

医生治病救人的职责不该找任何借口来推诿。
这是做医生的底线。

负职责范围内该负的责任,但不强迫别人来负责任。
这是做人的底线。

欣赏剧中陆晨曦的性格,希望她比小说里的更接近我的希望。

+

把四星改成五星

眼泪没止住,如今要第十个年头了。

+

我们大约只是不愿相信

今天想明白一件事:撕楼诚只是因为想撕楼诚,解绑两真人在任何意义上的捆绑"销售″,谣言是诱因,小黄文是借口。纯粉不怎么高尚,目的却一直很明确。消费完楼诚的热度,它就该死了。当年是铺天热度,如今都是原罪。

我们大约只是不愿相信。

楼诚的瞬时热度点燃了多少人,又有多少人至今仍然相信他们曾真正的存在过。两个在艰难环境里并肩作战的人,相互依存扶持鼓励,互为臂膀与脊梁。这段关系,是我们美丽的不愿醒来的美梦。

谁又会真的愿意相信呢。

其实,他们等不到日出一刻,熬不过十年寒冬,在残酷真实的世界里他们得不到善终。我们回避这些,拒绝想像那些胸口刺痛的场景。我们想像那些日常段子,想像国外生活的庇护...

+

睡前审视自我。

三观正常,略为急躁,易燃不易炸,粉剧不粉人,

嗯。

知错能改,还有的救。

+

看剧看哭,刀刀戳心。

找回了看剧的初心。

+

珍爱生命,远离偶像

身为一个看了多年美剧台娱的粉圈爬墙头晚期患者,今日跟基友吐糟的结果,终于是立了个巨型flag:绝不再tm粉偶像。

二次元再涉真人剁脑子。

为曾经粉过谁这事儿倍感丢脸。

刚刚实验了下,视奸了前粉圈,心理性厌恶到恶心。真是可喜可贺。

娱乐圈,下场的人谁比谁更干净?!谁都不比谁无辜。贾府还有对石狮子呢,这儿,呵呵。

为大众提供欢娱的一众人等,三次元都躲的远远的了,二次元干嘛要犯贱贴上去啊。脑残。

是以为记。

+

心路历程

“俺曾见,金陵玉树莺声晓,秦淮水榭花开早,谁知道容易冰消!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这青苔碧瓦堆,俺曾睡过风流觉,把五十年兴亡看饱。那乌衣巷,不姓王;莫愁湖,鬼夜哭;凤凰台,栖枭鸟!残山梦最真,旧境丢难掉。不信这舆图换稿,诌一套‘哀江南’,放悲声唱到老。” 

贴段爱的唱词。

凡事有多疯狂,就会有多惨烈的覆灭。

高调秀恩爱,感情死的快。

已看那朱楼起宾客至,只待塌楼了。彼时,我会悲么。繁花秋凋敝,待君下山时。

老辈儿人说的好,下九流,捧的都tm疯了。

+

科普一些饭圈撕逼历史规律给看到撕逼心塞的你们

等待电风扇:

补充在最前面:此PO写给买了楼诚安利,即使知道角色和真人应该分开,仍然做不到放下两位演员真人,只能在饭圈中无助地浮沉的人。这些人肯定【不一定都】萌RPS。所以此文重点不是RPS,而是反洗脑。毕竟不管你萌不萌RPS,很多纯粉是不会区分楼诚和RPS的。如果你作为担着演员的CP粉感到心塞困惑,请往下读。

 已经完全分开了角色和演员真人,毫不care娱乐圈粉黑的姑娘,当然再好不过。希望你们坚持,并且适当对CP粉群体里的“异类”保持理解和尊重。她们也不容易。 

最后,不是针对这次撕逼,这次具体怎么撕起来,不重要。是针对以前发生的,和以后将会发生的一次又一...

+

同人有原罪,同人该死,么?

三次忙成狗,结果二次元也是。呵呵。

为嘛看同人,消遣。为嘛看楼诚,人设熟有好文。

为嘛不找点别的有意义的事儿,找了,只是不会在乐乎上给你们看。

为嘛不提纯,纯粉太可怕,避之不及,耻与为伍。

今天楼诚衍生不能存,明天就会失去楼诚,再然后,呵呵。

+

脑子是个好东西,这个还是得有的。

24K纯粉们,你们是不是永远都不明白粉丝行为从来都是偶像买单。这事儿已经被你们自己从乐乎这个无比之小的地头捅到了微薄,就等着无孔不入的媒体苍蝇们来叮吧。犯错的人道歉退圈付法律责任,这些都无可厚非。可是你们家可怜的蒸煮呢,不过是又即将站在风头浪尖上。拍拍你们自己的良心吧,如果你们还有的话。

+

面对角色,背对生活。

十几年前粉一部大热剧时,理智粉丝互勉的一句话,无数小透明们因为这些角色和后来的另一部剧,做了很多当时是个秘密至今也没人提起的好事情,有些粉丝和演员们做了可交换电话的朋友,聚会讨论感兴趣的话题。

如今,会有这种情况么?坊间流行卖人设卖情怀,粉丝要对正主有金钱投入,粉丝粉的是偶像,明星要的是流量。绝不平等的天平两端,供求倒是平衡了。但粉丝滤镜下,对任何一部作品任何一个角色的评价,对任何一个主创创作的评价,公平么?

所以会有同剧粉丝掐架,粉丝水军刷评论被质疑数据造假,正主、公司、作品无奈买单。

还有人是真正在粉作品粉角色的么?

缺明星么?缺偶像么?缺演员么?
都不缺。十...

+

小透明来说说为什么会看楼诚同人BL

一觉醒来,tag下终于肯好好说话了。

每个人都因为电视剧伪装者萌上的楼诚么?不是的。伪装者拍的究竟怎样,想必有个公允客观的看法。有不少人是因为网络节目评说和同人视频传播吧,有多人至今没看完过全剧甚至cut版,或者仅凭同人写手一段描写的也大有人在。所有人的萌点初心必然不一样,每人心中都有一段不一样楼诚,大家三观不一,会写出什么样的文会追什么样的文,当然是遵从本心,必然良莠不齐。其一。

其实乐乎这种设置下,追文靠tag的人太少,大部分都是看自己的首页就行,关注的作者更文关注的同好推荐。tag下的繁荣,代表的是参与的人多,而不是每个人都参与这么多。tag搜索出来的内容刷新很快,很多文迅速就沉下去...

+

相由心生,文如其人,今天算是长见识了

人红是非多,tag也一样。

+

有个词叫文如其人,文笔如何且不谈,人物性格情节设计无不是从写故事的人的过往中来,遇到的事受过的伤爱过的人读过的书观过的景吃过的饭,会变成对生活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。没有真正爱过的人写不出情话,没骂过人的可想不出所有那些名词动词形容词。而会以最大的恶意去言之凿凿陌生人的生活,怕是已经遭受了生活的最大恶意。可怜的人呐。

另外,谣言超过500次转发可被告诽谤哦。等着呢。

+

大佬

1烟

 

周凯提着个破兜走出来,大铁门咣地一声在他身后关上,一阵风扑过来。

 

海市,八月的一个上午,太阳很烈。

 

他缓缓踢跶着,始终垂着眼,从兜里摸出小半盒烟来,掏出一根来抿在唇间。上次耗子来探监时硬塞给他的,早就潮了。他下意识地去摸口袋,才想起身上并没有火。

呵,他咧了下嘴。扯动了嘴角将好的旧伤口,似痛似痒。

到底是回头看了眼那灰墙红门铁丝网,以及,"好好改造,好好做人"。

自由了,啊~

周凯长出了一口气,伸了个懒腰,像是要把每一块骨头都抻开似的。

监门到路边的距离并不长,谭宗明看着他从一个略佝偻的暗色身影慢慢变成背...

+

写手调查问卷30题

看了好久大大们的心路历程了,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点名啊,多谢@复方东凯胶囊还记得那半拉凌赵,坑跳的还好吧(遁


1.你的笔名是?说说笔名的来源吧?

Novocaine,嗯,麻醉药。

喜爱的乐队的一首歌。

主要是后者,哈哈哈~~

顺便一提,头像是自画像,话痨鸭……


2.当写手多久了?

迄今为止都不算是个写手吧…………看我那个半拉凌赵及谭李的坑(认真脸


3.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?

楼诚圈的话就2那些……别的圈还有些,墙头很多啊……


4.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当一个写手?现在呢?

以自己的方式让角色们幸福快乐的活着。...

+

认真写点东西是件可怕的事情

断更的时间有点久,也不知道接下来的走向会是什么……其实已经写过无数个挖了半截的坑,有时候是因为故事开始乏善可陈,有时候是因为角色开始面目可憎,而更大多数的原因,是胆怯于面对必须走心的叙述。

+

【凌赵】北京 北京 5

这段都是私心,小时候被我与地坛吓到了,到高中了还觉得史铁生写的是恐怖小说。最近又翻出来看,喜欢的不行。


5我与地坛


赵启平离开北京城时并没有一步三回头,他走的义无反顾大步流星,没有回过一次头。

小没良心的。

所以他并不知道号称不来送行的凌远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,一贯的面无表情。走在前面不远的赵启平,一绺呆毛始终竖在脑袋顶上,随着步伐摇晃着却坚强的不肯倒下,凌远脑袋里不停生出伸手去把它摁到的念头。

最好再揉一揉。

但有些东西阻止了他的手,他的言语,他的……一切。

所以凌远只是跟随着,步伐僵硬,越来越慢。

目送他走进安检口,那个纤细的高个子消失在拥挤的人群中,之后那绺呆毛也不...

+

【凌赵】北京 北京 4

不得不承认逗比的故事才是我的长项


4谁的北京城


老凌不太对劲。

赵启平一个人,在北京城的小胡同里溜达,漫无目的的放空里,忽然就蹦出这么个想法。

在一个人身边处的久了,你会不由自主地给他起外号,猜测他某个动作背后的想法,脸上的表情是不是正在表达真实的内心,甚至开始在意他说过的某些评判。你们会建立起一种“关系”,别管这是基于真情还是假意。但对于这段关系中的那个人,你开始会有那么点似有若无的直觉,来预判这段关系的,最终走向。

谁都一样,放到这儿,则有个专业术语叫斯德哥尔摩效应。

京城初秋的风还留着点儿燥意,它将满地凌乱的落叶都送到赵启平脚下来,打着旋的碎片带着缠绵的意味。小孔雀收...

+

热疯了

没有什么是一杯冰FW解决不了的,如果不行,那就两杯☄ฺ(◣д◢)☄ฺ

+

一个脑洞


这个脑洞是根据 @蛇精病大发作地西泮 太太的脑洞发散出来的各角色衍生版本,关于一个掉在裤子上的丸子的故事。

蛇精病大发作地西泮:

什么时候李警官会原地爆炸:

凌远夹起一个丸子递过来却在沾到李熏然的嘴之前滑脱,于是丸子直线掉落在李熏然新换的裤子上留下一个油印,并最终掉在了地上



明诚版:

        明楼非要在大热天吃火锅,任劳任怨的阿诚还准备了解暑的酸梅汤,吃到最后还剩最后一只丸子。阿诚嫌大哥吃的太多了,明楼认命的夹给阿诚,却在沾到阿诚的嘴之前滑脱了,丸子直线掉落...

+

© 奴佛卡因 | Powered by LOFTER